蓝营很清楚自己已崩解 (陈茂雄)

 

立法院本会期将成立修宪委员会讨论修宪议题,中国国民党立委曾铭宗提出“中华民国宪法增修条文第五条、第六条及第七条条文修正草案”,提高立法院同意任命大法官、考试委员、监察委员门槛,明定需立委全体三分之二以上同意才能任命。

曾铭宗表示,大法官、考试委员、监察委员应立场中性,被社会普遍接受,但现在只需过半,多数被提名人立场会过于偏向执政党,假如将门槛提高到三分之二,被提名人会是被社会接受的人选,在职权行使上会有更专业、更中性的考虑,有助于国家发展,而不是让执政党做人事酬庸。

这是耐人寻味的事,立委或国代的人事同意权是中国国民党订定的,原来是出席的委员或国代有二分之一同意就算过关,以前的中国国民党是否太笨了,门槛为何订得那麽低?真相是总统、国代、立委都属中国国民党势力,总统所提名的,国代、立委都会尊重,因而没有人想过,出席国代或委员的二分之一这个门槛,对自己的政党是否有利。

二000年民进党执政时,朝小野大,总统提名的大法官、考试委员、监察委员必须与蓝营分赃才可能过关,所以没有执政党“整碗捧”的问题。只是蓝营想多分一些,需增加立法院的影响力,因而将守则改变,出席委员二分之一的门槛变更为全体委员的二分之一,也就是将门槛提升,以便影响总统的提名。

到马英九执政时,由于完全执政,总统提名时完全不必考虑在野党,尤其是在他第二任提名考试委员及监察委员时,不只没有在野党的份,连中国国民党内非马系人马都沾不到边,也因此引起内部的窝里反,有十一名监委被提名人过不了关。直到蔡英文上台后,才补足监委名额。

风水轮流转,目前是民进党完全执政,总统提名大法官、考试委员、监察委员完全不必看蓝营的脸色,更不必与蓝营分赃,蓝营也没分量要求分一杯羹,只能眼睁睁看民进党享受资源,中国国民党因而想办法,让自己也能分一杯羹,因而规划将人事同意权提高为全体委员的三分之二,如此蓝营的立委席次只要超过三分之一,就有能力挡,也有机会分一杯羹,奇怪,在马英九执政时期为何不提此议?

政客满口仁义道德,做的却是见不得人的事,以前中国国民党一党独大时期,其他政党连作梦都不可能梦到当选总统,总统必定是中国国民党籍的,为了让总统的权力不受立法院掣肘,修宪时,将总统任命行政院长时要立法院同意的制度取消。后来民进党竟然也有机会当选总统,只是中国国民党还是掌控立法院,该党就积极要修宪恢复立委的同意权。

第一次修宪时,中国国民党的国代席次超过四分之三,可以一党独自修宪,他们没有想到民进党也有完全执政的一天,否则依照他们的习性,真的会订定完全不平等的选举制度。当年连战卸任副总统时,本来他应该从政务官(行政院长)退职或副总统礼遇选择一项,可是掌控国会的蓝营却订定连战条款,让他两项都享受。

依常态,就算民进党可以继续当选总统,中国国民党赢得国会席次的机会相当大,一则立委的选举制度不公平,有利于蓝营,一则中国国民党的强项在桩脚,有利于小选区选举。可是该党却提出立委执行大法官、考试委员、监察委员人事同意权时,将门槛提高为全体委员的三分之二,原来他们对立委席次的目标只是三分之一而已,因为只要超过三分之一,就可以对民进党掣肘,真的不争气。

(作者为中山大学退休教授、台湾安全促进会会长)

本文由:OD体育 提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