低薪真的是“国耻”!分析:美国基本时薪涨一倍,也只够单身族生活

这次新冠肺炎(COVID-19)揭露强盛美国背后的阴暗面──贫穷。美国联邦最低薪资已被视为造成贫穷的一道枷锁,喊涨多年未果,现在在新总统拜登(Joe Biden)任下又燃起希望,新政府计划在1.9兆美元疫情刺激方案纳入调涨一倍的目标,即使诺言成真,但根据计算,就算父母都在工作,时薪15美元对有两个孩子的双薪家庭而言,仍不足以应付基本生活开销。

现在美国最低薪资是7.25美元,是在2009年金融海啸后设定的,十几年下来由于生活成本的上升,薪资标准并未提高,因此购买力随著时间的流逝而逐渐减弱,很多低薪劳工都需要额外工作才能支付帐单,更别说存钱买房。

根据麻省理工学院汇编的生活成本数据计算,现在美国最低薪资还不到单身成年人生活成本一半,美国单身成年人生活成本需要每小时15.41美元,或每年税前约3.2万美元。这笔钱还只是一个四口之家生活所需三分之一,一个四口之家,需要每小时约21.50美元薪资,或每年将近9万美元才够养家。

以上是平均值,各州个城市标准大不相同,譬如在加州旧金山和圣何西,一个四口之家每年需约13万美元、每小时31美元才能负担基本费用。而在密西西比州首府杰克逊市和田纳西州的孟菲斯,则需要7.9万美元、每小时19美元才够。

专家指出,现在美国这种薪资会让这群人连日常用品都负担不起,例如一支有网络的手机,是数码时代基本必备品,每月就要花费约120美元,几乎是低收入者预算10%。

拿最低工资的人有多少?估计拿最低薪资的劳工约占每小时薪资中位数低于15美元的职业所有劳工一半,2018年有4770万美国劳工从事的职业中位薪资低于每小时15美元,这些工作如管家、护理人员、餐饮人员、维修工人等等。而在疫情期间,低薪劳工受创最大,疫情期间的失业率上升21%,大部分集中在非必要行业,例如招待和休闲产业,这些几乎是年薪低于2.7万美元的低薪工人。这次疫情站在最前线的护理人员薪资也很低,其中近20%生活在贫困中,超过40%依靠某种形式的公共援助。

即使美国成为一个时薪15美元的国家,也不足以支付基本开销。CNBC对麻省理工学院的生活成本数据分析,权衡食品、育儿、保健、住房、交通和其他必需品等成本,不包括穷人从安全网计划获得的收入。时薪15美元,对于几乎全美半数州的单身成年人,以及全美国的双薪四口之家而言,都不够基本生活成本。

美国最低工资是一种贫穷判决,小费和低时薪更是奴隶制的遗迹。在这次疫情之后,很多人寄望美国可以尽快从最低薪资脱身,让很多人脱离贫困,至少足以顾及基本生活尊严,但一下子大幅度提高薪资将带来可怕的代价。根据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的数据,最低薪资15美元将使90万美国人摆脱贫困,但由于这项政策,工作岗位也将减少140万。

也有分析师预测,最低薪资提高到15美元将使儿童保育费用平均增加21%,两个孩子每年额外增加3728美元,在某些州,儿童保育费用将增加43%,即6000美元以上,抵销加薪的好处。

美国的加薪大战不会那麽快有定论,即使按照拜登政府计划到2025年将最低工资逐步提高到15美元,到那时,15美元已经不值今天的15美元,更别说可怕的通膨怪兽很有可能将来,届时迟来的慷慨将无法改变贫穷的事实。

.资料来源:
.资料来源:
.资料来源:

本文转载自2021.02.25“”,仅反映作者意见,不代表本社立场。

本文由:OD体育 提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