性侵犯强制治疗释宪案 大法官3日言词辩论

钟姓女学生近日惨遭梁姓凶嫌奸杀弃尸,长荣大学昨(2)日发起白丝带活动。   图:取自长荣大学校网

卢姓男子因猥亵罪遭判刑定谳,刑后接受强制治疗长达9年,他认为刑法等规定再犯危险的认定有违宪之虞,声请大法官解释。司法院大法官明天上午9时将于宪法法庭进行言词辩论。

卢男于民国90年间因妨害性自主案被判刑5年,于93年间假释出狱,但他于96年间,在中部侵入民宅对一名少女猥亵遭判刑1年,另因涉犯诈欺、妨害自由等罪,合并应执行3年5月,猥亵部分必须强制治疗。

卢男于97年3月间入狱服刑,100年8月服刑完毕,接续在台中监狱附设培德医院强制治疗,他每年经评估小组认定有再犯之虞,必须持续强制治疗。卢男认为涉犯猥亵部分仅判刑1年,但强制治疗长达9年,向大法官声请释宪。

大法官定于明天上午9时在宪法法庭进行言词辩论,邀请声请人、相关机关、关系人、鉴定人到庭表示意见,现场开放媒体、民众旁听,法庭活动影音同步在司法院大法官网站直播。

大法官整理出此次言词辩论争点,包括刑法规定“有再犯之危险”及“再犯危险显著降低”,是否违反法律明确性、宪法罪刑法定原则及宪法第8条人身自由的保障,未规定强制治疗的最长期间,是否违反宪法第8条人身自由的保障及比例原则。

性侵害犯罪加害人受强制治疗者,其异常人格及行为,有无治愈可能,一般而言,接受强制治疗者,需经过多长时间方能达到“再犯危险显著降低”,实务上是否有受长期强制治疗却仍未治愈者,有无强制治疗以外对人身自由侵害较小的替代方式,可使加害人达到“再犯危险显著降低”程度。

另外,相关规定每年应进行的鉴定、评估,但相关法律未赋予当事人或其委任代理人有陈述意见的机会,暨未规定每年鉴定、评估结果,如加害人未达“再犯危险显著降低”者,应经法院审查,予当事人或其委任代理人有到庭陈述意见的机会,是否违反宪法正当法律程序原则。

此外,对加害人施以强制治疗,溯及适用于民国95年7月1日刑法第91条之1公布施行前性侵害犯罪者的部分,是否违反信赖保护原则及法律不溯及既往原则。

卢姓男子因猥亵罪遭判刑定谳,刑后接受强制治疗长达9年,他认为刑法等规定再犯危险的认定有违宪之虞 声请大法官解释。司法院大法官明天上午9时将于宪法法庭进行言词辩论。

本文由:OD体育 提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