专访/24道金光闪瞎眼 杨千霈没走进典礼主场“我放下了”

主持24次红毯,累积下来24金霞光万丈,形象太过鲜明,许多人忘了她其实是个演员,有一天最想做的事,是走红地毯,被别人访问。

杨千霈是台大戏剧本科毕业,年轻时演了很多偶像剧、舞台剧,有一天误入歧途主持金曲红毯,接著6届金曲、6届金钟、11届金马,加上1次亚太影展,她成了红毯专业户。她说,年轻时也想过像一样,进到典礼内成为主场主持,也许大家都太放心把外场交给她,时间过了,她也放下了,30以后,还是想好好演戏,希望有一天站红毯上被人访问,“今年星光大道,去年影帝陈以文提醒大家,别忘了千霈是个演员,那一刻我好感动。”

杨千霈说,以前学舞蹈,很年轻时想当女打仔,“因为我噼腿、下腰都没问题”,后来了当母亲,生了两个小孩,人生历练多了,不再局限角色,“小时候若要演孕妇,需挺著腰戴假肚子,生过小孩后,明白为何要挺著腰,就毋需再演,我为金马看了40多部作品,‘消失的情人节’里的大霈、‘同学麦娜斯’里的彩桦姐,那些角色我都很想演,甚至‘秘密森林’里演警官的裴斗娜,我都很想试。”又想演戏被访,又想继续主持红毯,打算主持到50岁?她笑说:“如果可以的话,why not?”

她不仅主持红毯行,每年年底,也是各厂商爱用的信息型尾牙主持人,但今年被疫情波及,已被砍单大半,她形容,“很惨烈,其实,我们都有签约,如果因为各种原因无法履行,是可以要求违约金的,但大家都是疫情受灾户,都能理解。”据悉,这波下来,她损失超过百万,只求有人来年找她拍戏,“剧本好、角色好,我钱都很好谈的。”

★更多新闻报导

本文由:OD体育 提供